墙头连起来是万里长城。
墙头爬起来就是跑酷。
墙头走一走都是移动迷宫。

Peter/George Peter个人视角+乔治个人视角+唠家常视角

Dawnnnn.:

Peter Dawson/George Miller 电影里挺少的但是挺带感的


彼得还在努力适应着自己的新身份。之前他有个哥哥,现在他没有了。
很多东西在战时都不复存在了。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战争夺去了道森先生的儿子,彼得的哥哥。
现在彼得是道森家唯一的孩子了。
彼得不能让他父亲失望。就像他哥哥,到底是没有让道森先生失望。
彼得很努力地尝试了。
所以他在官兵征用民船时,故作轻松地跳上甲板,嘴里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有船长的儿子。(and the captain's son)"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个人也跟着他上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乔治·米勒。
米勒家的小儿子,很可能是唯一的儿子(彼得也不知道因为那家人什么也不说,问也问不清楚)。
乔治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学校的时候就一直跟着彼得屁股后面像个小跟班似的。
彼得一开始不太习惯但逐渐发现其中乐趣无穷。
小小的乔治脑袋不太灵光,经常因为听彼得说一就是一给自己闯了不少祸。
但是后来同样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演变成镇上的人只要看到了彼得,三米之内肯定跟着乔治。
两个精力旺盛的大小伙子凑在一块儿没少捅窟窿。
有的多管闲事的人都要暗暗摇摇头,这道森家的孩子跟一个姓米勒的混个什么劲呢。
最近的一个月事情开始变得有点不同。
彼得的哥哥战死了。
战死了。以一个飞行员的身份。
每个人在表达对彼得哥哥的惋惜和对道森一家的安慰的同时都无法克制的流露出一丝憧憬。飞行员,为了保卫家园而死,多么光荣。
与此同时,大家开始密切的盯着彼得的一举一动,仔细地观察他身上有没有他哥哥的伟大品格的蛛丝马迹。
答案当然是没有。那种东西本来就不存在的。
人们大失所望,彼得也发觉到了。
于是他开始有意识的疏远乔治,因为他不知怎的发现,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的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里离乔治远一点。
没关系的,反正他也不会离我太远。
但是彼得知道,乔治不是一个坏影响(bad influence)。
乔治是彼得最好的朋友。



乔治知道自己是彼得最好的朋友。
但是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彼得在有意的跟他拉远距离。
虽然战争时期一切都是有可能的,乔治还是想不明白。
乔治一直都不很聪明。
乔治觉得自己跟彼得很搭,有时候他脑子太好使了反而多了障碍。
而有乔治在的彼得可谓所向披靡。

乔治的父母不喜欢乔治。
这不怨他们。
但这也不怨乔治。
乔治的爸爸是个酒鬼,臭名昭著的那种。
一开始他还下地干活,后来干脆闭门整日喝酒。
妈妈没法工作,只好靠邻里接济,缝补衣物赚钱糊口,不过也只是糊口而已。
乔治知道自己下学期没钱上学了。
正好,他吹着口哨想,反正老师教的东西我也听不懂。
但是不久战争爆发了,大家都不用上学了。
所以乔治,在他目前的一生中,一次也没有做到特别。

彼得其实是自私的。
他太聪明了。他知道自己对于乔治意味着什么。
镇上的人不愿意让乔治出现在他们的话题里,看乔治就是米勒家的不争气的儿子。“也难怪,看看他老子。”
学校的人看乔治就是吊车尾,学习很差但是人不坏的傻小子。
乔治的父母看乔治呢。
乔治的妈妈每天为乔治祷告要他不要惹麻烦。
乔治的爸爸呢,一天三分之二的时间他都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儿子。
乔治在这群人眼里是异类,是不和谐的。
而乔治像个孩子一样单纯。
他喜欢彼得,所以跟他做朋友。
学校不适合他。但是他始终相信自己能干出一件让大家刮目相看甚至足够登报纸的事。
当然,失手烧掉学校的草棚不算。
乔治也发现自己的生活似乎是围绕着彼得展开。
不过他不在乎,彼得是他最好的朋友。
况且他也是彼得最好的朋友。


彼得享受乔治的陪伴。
在承受镇上的密不透风的审查的时候,在忍受家里难捱的沉默的时候,乔治是太好的调剂了。
而且那种知道自己对另一个人很重要的感觉太好了。
在这种时刻,彼得正需要这种肯定。
但是在乔治登船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犹豫。
直觉告诉他这一次让他先不要跟去,但是彼得确实又冷落他太久。
况且彼得需要他的乔治。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单独跟父亲出航,并且第一次就是去战场。
乔治还是跟去了。“我会派上用场的,先生。”他这么跟道森先生保证到。
其实虽然救援工作非常紧张,他终究也没派上多大用场。


乔治告诉自己这一次必须跟去。
他其实都不太确定他们往哪里去。但是彼得已经好久没跟他呆在一块了。
他怕这样下去,他们之间彻底完了。
这是很容易发生的。
乔治虽然笨,也不是木鱼脑袋。
彼得归根结底不需要乔治任何东西。
乔治除了彼得一无所有。
乔治在最后一刻跳上了甲板。
他后来一直呆在船舱里。


彼得看着乔治,张了张嘴,但是发不出声音。
乔治在说些什么,但是是他那些一贯无头无脑的废话。
彼得还是认真听了。
“我告诉我爸爸我在学校里什么都没做。“他眨巴着眼睛说到“但是我有一天会做成大事的,也许还能上咱们当地的报纸。”
彼得在心里说,是的乔治,你确实什么都没做。但是现在快别说话了,你的头确实需要静养。
至于上报纸那一段,他都没有过脑子。
结果下一秒神奇的就到来了。
彼得现在想想还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发生了。
“我看不见了。”乔治说。
有那么零点一秒彼得想笑,想像平常一样插科打诨地把话题岔开:“别逗了兄弟!”
但是这一次,彼得知道,乔治没有在开玩笑。
彼得忘记自己说了什么,应该就是一些安慰的蠢话。
然后他就站起来走开了。
他塞给乔治一杯茶,自己回到甲板上希望能救助更多的人。


乔治其实什么都没想。
他觉得自己有够蠢的。
从头到尾,彻彻底底地蠢。
这辈子都挺蠢的。
真是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一辈子了。
但是也不完全是这样。
毕竟,乔治是彼得的最好的朋友。这一定说明了一些事情。
比如,乔治的一生还是有些意义的。
他的头不像一开始那么疼了。
他开始感受海风吹在脸上的感觉。
其实还挺奇妙的,他现在一点都不害怕了。
他突然兴奋起来,他想大声告诉彼得他不害怕了。
他张开嘴,但是没说出来话。
他死了。


后来彼得想想,当时自己脑袋怕不是秀逗了,居然塞给乔治一杯茶。
一杯他妈的茶。
没有人说不能给头部有伤的人喝茶,彼得也非常确定乔治的死跟自己的茶没有关系。
但是,一杯他妈的,该死的茶?!
自己他妈的在想什么?!
彼得聪明的脑袋里有一百种其他的方式来帮助乔治。
而一杯茶压根就不在列。
他应该大喊,要求父亲返航(他也确实提议了,但是用了一种基本上绝对会被拒绝的语气和方式。“爸爸,我们要不要回去啊?“他在问谁?!他在要求上帝带他上天堂吗?!)。
他应该做些什么,跪在他旁边陪他说话什么的,他应该握住他的手,像一个好伙伴一样陪着他,而不是给他杯茶,就像是对他说:“对不起,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等我一下。”
他应该能救他的。他应该能设法救他的。(He could've saved him. Somehow, somehow he could.)
他没有。
他救了很多人,这其中不包括乔治。


但是彼得太聪明了。
悲痛过后,他立马就认清了现实。
当时乔治的伤势,彼得做什么都是救不了他的。
彼得也不能在他身边陪他。
父亲一个人是救不了那个蓝眼睛的飞行员的。
更别提之后一船的士兵了。
那才是此次出海的真正目的不是吗。
至于乔治。
算了,我们不提乔治了。
小镇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愿意谈论他。



彼得太难过了。



他没有难过太久。
镇上的人终于都认可他了。“就是这个小子,跟他老父亲出航救回了满满一船士兵,听说还躲过了一搜轰炸机呢!“
他后来也没有入伍,周围人都极力阻止他。
毕竟老道森先生只剩你这么一个儿子了。
况且你也已经为大不列颠出了自己的一份力了。
这个小镇需要他这么一名年轻有教养,还有英雄气概的绅士。
他活着,镇上的人就觉得还能再坚持一天,万一明天战争就结束了呢?
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乔治的事情“稍”加更改,登上了报纸,但周围人都不买账,大家太清楚乔治是什么样的孩子了。乔治做不成英雄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彼得为了纪念在营救行动中意外死去的儿时好友乔治,把自己的事迹冠在了他的头上。
他们是对的。彼得就是这么做的。
报纸登出来的那一天,他买了一份带回家收藏。
他走在路上,看着报纸上的乔治,看了一遍又一遍,突然感觉不太认识了。


乔治的父母因为乔治的上报,真的得到了一些捐助,于是就搬走了。
街坊虽然不情愿的接受了乔治英雄的头衔,这对他们的生活也没太大影响。毕竟,乔治活着的时候就没人愿意谈他,等到死了。更没有人有任何理由提起他了。
至于彼得呢,彼得得到了战时所有人唯一最想要的平静的生活。


后来战争结束了。
再后来彼得有一次走在大街上,突然回想起敦刻尔克,突然回想起战争。
他不禁感叹都过去那么久了。
到底是什么变了呢?
哦对了。是乔治。他的乔治不在了。
但那跟战争又有什么关系呢?


END





评论
热度(36)
  1. 星海_KarrisDawnnnn. 转载了此文字
    嘶吼式哭泣。
  2. 寒枝雀静Dawnnnn. 转载了此文字

© 寒枝雀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