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人生,好似荒野。

白云愁色满苍梧

他俩终于天各一方,
只偶尔相逢在梦境。
他们早已进入坟墓,
却永远不知道真情。

他们知道的。

后来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关于爱情的部分,尽数封印在厄里斯魔镜。献身于教育事业以及巫师世界(乃至麻瓜世界)和平。
十八岁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困囿于责任,陷入爱情,半生悔恨。然而那个夏天,的确曾是美如诗歌。

泰山学府,龙师兄
长安太学,北师兄

借用微博昨天巨火一个东方四大魔法学院脑洞一个拼图。

借用今天微博超棒的东方四大魔法学院脑洞仓促拼图。
长安太学,北宇。
长安太学,柴日天。

没有tag,自娱自乐。

被美貌俘获的甜姐组。
奎妮如果是果味茶,甜味细品还有点涩;罗西尔就像酒吧,冷冽醇美。
喜欢雅各布➕奎妮和喜欢甜姐儿,不冲突,👌

相逢何处

霍道夫/杨好

①剧版样子,OOC是我

②青铜神树实在是个好梗,可我忘太多了

③感情应该很复杂的吧,可我想是一回事,写出来又是一回事

④中间写岔了,结局跟着跑偏了

⑤暂时想起来这么多要说的

南方夏天湿热,简直能把人性子磨没有。杨好抓紧一点时间蹲在廊下吹吹风,尽管雨水仍然是令人沮丧的燠热。这雨可能就下了一支烟的功夫吧。杨好一边想着一边摸出烟来。

以前他不抽烟的,因为奶奶不喜欢。后来跟着别的伙计也就抽上了。横竖不是毒,没所谓了。霍道夫也嫌弃他烟味,自从住进霍道夫的院子也断了。算一算,从前杨好烟龄撑死不过半年而已。

到现在,又是几年。杨好仍然会想起霍道夫。汪家之后吴邪解雨臣霍秀秀强势归...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碎片

也是服了,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断断续续贯彻了如下几点:
1️⃣全是碎片
2️⃣想写一写这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病梗
3️⃣我是心疼好哥的,可我越心疼他越在搞他,我有病

最后,就只是碎片。为了心里没有样子的几句话,生生凑了个四不像的形给他们。

·少年
苏万不知道鸭梨和好哥到底怎么回事,问他们,一个一脸深沉“已经发生了再问没意义”;一个一脸阴郁“你问题怎么这么多?”。千言万语,就是没个结果。
在酒桌上三个人碰到过不只一次,但是周围不相干的人太多,仨人刻意不刻意的也总凑不到一齐去。每每这个时候苏万都会悄咪咪的又给四眼田鸡记上一笔,回头和黑眼镜抱怨:“每次他都阴恻恻盯着好哥,肯定是他!是他拦...

都是故人的名字。都是回不来的人(除了小哥)。都是永远不再有的过去。

© 白云愁色满苍梧 | Powered by LOFTER